再见机遇号:失联8个月 一千多次呼叫后被放弃

2019/02/16 dogstar 1 幻灯模式

机遇号火星车,它于2004年与勇气号一道在火星分别成功着陆

机遇号火星车,它于2004年与勇气号一道在火星分别成功着陆

北京时间2月14日凌晨,美国宇航局(NASA)宣布,机遇号火星车探测任务正式结束。

失联8个月联络1000多次

机遇号设计寿命仅三个月,但持续工作了近15年之久,为科学家寻找火星曾经适合生命存在的证据。然而八个月前,火星掀起了一场猛烈的全球性沙尘暴,机遇号从此失联。美国宇航局喷气推进动力实验室(JPL)的控制人员与机遇号尝试联系了1000多次,都杳无音讯。

美国当地时间2月12日,控制人员发送了最终的恢复指令,以及最后一首唤醒音乐Billie Holiday的《I’ll Be Seeing You》。太空依然沉寂,黯然泪下的控制人员没有收到任何回复。2018年6月10日,机遇号与地球的最后一次通信也成了“诀别”。

北京时间2月14日,在喷气推进动力实验室(JPL)举行的葬礼上,美国宇航局科学任务负责人托马斯·佐伯辰(Thomas Zurbuchen)宣布,我们心爱的机遇号已经离我们而去。

葬礼现场,数百名现任和前任任务团队成员都来为机遇号送行,他们负责过机遇号以及它的孪生兄弟勇气号的运行。面对他们,项目经理约翰·卡拉斯(John Callas)说道:“机遇号虽然是一台机器,但与它说‘再见’,令人不舍和难过,可我们不得不这样做,已经是时候了。”

2004年7月26日,当机遇号像耐力陨坑进发时,火星车的影子恰好出现在其前方的避险相机面前。

2004年7月26日,当机遇号像耐力陨坑进发时,火星车的影子恰好出现在其前方的避险相机面前。

2016年3月31日(4332火星日),当机遇号在一处山坡上歇脚时,这辆火星车的导航相机拍摄到下方山谷中扫过的尘卷风。

2016年3月31日,当机遇号在一处山坡上歇脚时,这辆火星车的导航相机拍摄到下方山谷中扫过的尘卷风。

15年行驶45公里创纪录

2004年,勇气号和机遇号火星车先后成功在着陆火星。两辆火星车完全相同,只有高尔夫球车大小,移动速度非常缓慢。按设计,他们将在火星行驶1公里,任务持续90个火星日,1火星日比地球日长39分钟。

2010年3月22日,工作6年之久的勇气号发回最后一次信号,之后便再无音讯。2011年5月24日,美国宇航局宣布终止唤醒勇气号的尝试。

相比之下,机遇号的表现更为出色,工作时长比勇气号还要多8年,由此创下的寿命和行驶里程纪录数十年内都难以被打破。截止去年6月失联前,机遇号已经在火星行驶45公里,工作时间比迄今其他任何着陆器都要长。

在科学家眼中,机遇号就如同一名机器地质学家。它配有一只机械臂,其末端携带有分析岩石和土壤的摄像机和设备。它最大的成果就是与勇气号一道,发现了远古火星表面曾有水流流动,并且能够维持微生物生存的证据。

项目科学家马修·戈隆贝克(Matthew Golombek)表示,这些火星车旨在帮助我们回答近乎神学的问题:生命是在条件恰到好处的地方形成的,还是我们真的非常幸运吗?

美国宇航局行星科学代理主任洛瑞·格拉兹(Lori Glaze)则表示,勇气号和机遇号开拓了探索其他行星表面的新途径。她解释说,火星车让我们可以直接到达想要研究的岩石附近,然后用显微成像仪近距离观察,甚至通过敲击、摇动、采样分析等手段,了解这些岩石的化学成分。

2004年1月31日,“机遇号”成功的驶下着陆器,它的六只轮子真正踏上了火星的地面。照片中我们可以间看见空空的着陆器,以及“机遇号”的轮子在火星土地上碾过的痕迹。该照片由“机遇号”尾部的危险识别相机(hazard-identification camera )拍摄。

2004年1月31日,“机遇号”成功的驶下着陆器,它的六只轮子真正踏上了火星的地面。照片中我们可以间看见空空的着陆器,以及“机遇号”的轮子在火星土地上碾过的痕迹。该照片由“机遇号”尾部的危险识别相机(hazard-identification camera )拍摄。

一个时代的结束

因沙尘暴失联时,机遇号正在考察毅力峡谷(Perseverance Valley)。此次的沙尘暴堪称几十年来火星最强烈的一次,火星的天空因此阴暗数月,导致机遇号的太阳能电池板无法接收到足够的阳光进行充电。

当沙尘暴消散,天空重新放晴后,机遇号没有了动静,其内部时钟可能出现故障,以至于火星车无法知道该何时休眠或苏醒接收指令。这也是为何控制人员发送了1000多次恢复指令也没有结果的原因。

鉴于每月维持项目的成本高达50万美元,美国宇航局最终决定,没有必要再继续尝试联络机遇号了。

项目经理约翰·卡拉斯透露,当最后一次尝试联络机遇号的指令发送结束时,控制室的许多人流下了眼泪,同时现场也响起了一阵掌声。·在场人员甚至都没有去等待是否会有信号从太空传回,因为他们知道,已经没有希望了。

这是一个悲伤的时刻,也是一个时代的结束,机遇号和勇气号都已经走了。

“机遇号”拍下的火星泥土的显微照片

“机遇号”拍下的火星泥土的显微照片

人类火星探索不止

目前,成功登陆火星的八个航天器全部来自美国宇航局,机遇号是其中第五个,而它们当中现在仍有两台仍在火星工作。

核动力的好奇号火星车,自2012年着陆后一直在火星表面四处探索;2018年底着陆的洞察号探测器,刚刚于本周在火星表面放置了一个热感应自锤式探测器,它可以像钻孔一样钻入火星内部。

而在2020年,来自美国、中国和欧洲的三个探测器也将着陆火星。

美国宇航局局长吉姆·布里登斯廷(Jim Bridenstine)表示,探索火星最重要的目标就是寻找过去甚至现在的火星上,存在微生物生命的证据,并为有朝一日,可能是2030年代,人类宇航员登上火星寻找合适的着陆地点。

他说:“从一个任务切换到另一个任务的确令人伤感,但这正是实现探索火星大目标的一部分”。

机遇号小成就 

·2005年3月20日机遇号创造火星车单日最长行驶纪录,当天它行驶了220米; 

·发回21.7万张照片,包括15张360°彩色全景图片;

·打磨了52块岩石的表面,分析露出的矿物成分;还用刷子清理了72个额外目标,供光谱仪和显微成像仪探测; 

·在其着陆点发现赤铁矿,一种在有水环境中形成的矿物;

·在耐力陨坑发现远古水活动的有力证据,这些水类似地球上的池塘或湖泊。

(dogstar)

延伸阅读

视频:从发射到着陆!360秒回顾机遇号近15年火星任务

主题图集:机遇号火星照片回顾

机遇号火星失联两个多月还能醒来吗?这六件事了解一下